融媒体直播平台构建及互动技术应用

江西索日影视数码科技2019-03-14 13:20:48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当前,媒体融合发展是传媒领域一场重大而深刻的变革。以互联网、移动传播为代表的新媒体快速崛起,广播电视作为主流媒体正面临严峻挑战和战略转型。但同时新媒体的发展也带来了融合传播转型的技术驱动力,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对广电节目制作、播出、服务模式与服务格局也产生了全方位影响。


在融合媒体传播背景下,新媒体端的直播呈现出巨大的发展和增长空间。多平台互动助力传统广电技术向融合媒体技术转变过程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融媒体直播与互动技术的结合成为了新媒体业务的创新驱动。


为推进媒体融合,广电行业需要改变以往单一的采、编、传播方式,向”融合”、“多屏”生产转变。中央电视台在技术制作方面构建了综合节目演播室信息互动系统,实现了覆盖全台所有综合节目演播室群组的统一形态互动平台,为大量节目制作提供多样化的互动模式。同时,由于大部分传统演播室群组建设时尚未有大规模的全媒体网络直播需求,因此,还是按照传统视频系统基于SDI/HDSDI的架构设计。


但近些年随着广播电视技术和新媒体技术发展的融合,手机端应用越来越多、覆盖越来越广,新媒体网络直播的需求呈现爆发式增长。电视台内部各频道越来越多的栏目也都提出全媒体直播需求,目的是在保持电视端收视用户的同时,丰富制作手段,扩展新媒体网络直播收视用户群。为此,在互动技术应用的基础上,通过与网络直播相结合,在综合演播室增配网络互动直播系统,将传统直播信号IP化,实现IP流信号与传统演播室信号的切换与上屏。通过这样的方案设计,网友可以通过手机直播的H5页面和演播室节目现场进行互动,实现网络直播数据回流到演播室互动系统端,在直播过程中实现引流,增加了节目的用户互动量和关注度,借助新媒体互动粘合用户。同时扩展演播室融媒体多角度直播互动制作的应用场景,极大地丰富节目内容制作方式。


在技术实施上,以信号来源和互动制作结合为设计思路,两者相辅相成实现融媒体演播室的多种新技术融合,这其中既包括IP信号和SDI信号的一体化管理,也包含多类型互动模式的设计,并借助先进的融媒体切换台实现IP信号和SDI信号的混合调度切换。


同时,为了实现现场直播节目的多渠道分发,融媒体演播室同时可以提供多路流信号的网络直播,包括多现场PGM信号和多个单点PGC移动直播信号,对信源结构的界限区分“模糊化”处理,使互动成为新媒体端播出的主要特点,实现演播室场内和场外的全覆盖,最大化利用好节目制作现场,让用户在移动端可多维度的进行节目观看,为新媒体终端拓宽自由度,提升用户体验感受。


我国的网络视频直播自2005年诞生以来,至2015年迎来全面爆发期。智能手机配置的优化升级、服务器云计算能力的大幅提升及流量成本的降低,使得手机直播APP和视频直播平台纷纷涌现市场,掀起全民直播热潮。


为了突破传统广播的单一线性传播,国内广播媒体从未停止过对可视化直播的探索。早在2007年江西南昌电台就打造过“FM95.1?纽约透明直播室”;2012年元旦,湖北楚天交通广播透明直播室正式启用,四档节目在此上线播出;2015年河南电台首次尝试“无人机视频直播”方式,与该台官方微博实现技术联动实时播报相关消息。


除了早年广播走向现实,主持人进入现场进行直播外,广播也曾进驻过电视演播厅与电视台进行实时联动直播,比如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的《城市晚高峰?下班万万岁》,实现了双主持人双播出模式无缝对接的尝试。在互联网时代,走向网络成为必然,直播平台的兴起让广播网络直播的脚步紧随其后。2015年安徽电台进驻360“水滴直播”后,其节目《车市互联网》在2016年10月21日的直播页面实时数据围观人数就已超429万,点赞数超23万,在技术成熟与诸多有益尝试后,更多的广播媒体进驻各大直播平台,步入广播可视化网络直播时代。



广播媒体对网络直播探索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除了能让广播从幕后走向台前,丰富广播创收形式,进一步拉近与受众的距离外,互动反馈更及时、直接、完整,节目也更具可感性和娱乐性,全新平台和新技术的运用也有利于吸引年轻粉丝,巩固现有和潜在用户群体。


融媒体直播切换子系统是独立于现有演播室的一个应用系统模块,有自己独立的局域网,通过SDI信号和传统演播室互联互通。该系统支持SDI和IP流信号,在传输协议层面可兼容UDP、RTMP、HTTP及RTP等,并且具备拉流(网络直播切换台或者编转码服务器等设备通过网络将编码封装好的数据从流媒体服务器取回到本地,通常拉的是RTMP流、HTTP流和UDP流)和推流(网络直播切换台或者编转码服务器等设备将编码封装好的数据通过网络传输到流媒体服务器,通常推的是RTMP流和UDP流)功能,如图1所示。在系统硬件层面也同样由融媒体切换和推流两部分构成,如图2所示。



融媒体直播切换子系统是整个制作系统的核心,考虑到在传统演播室视频系统的基础上构建SDI信号和流媒体信号混合制作的需求,同时也为了避免在现有系统上叠加过多的编码器和繁琐的设置,采用Tricaster460和VMC1输入模块,既可以完成轻量级可移动性的部署,也可以完成多路拉流功能,多路SDI输入及多路SDI输出,实现IP流信号和SDI信号混切,SDI信号和同步信号通过传统演播室系统接口板和演播室音视频系统对接。


在图文及包装信号的兼容性方面,目前主流的图文包装服务器均可以独立应用于输出包装信号连接大屏设备,也可以通过Fill和Key的方式接入融媒体切换台,给融媒体切换系统输入实时包装渲染内容,同时将带有实时互动数据的PGM信号从在线包装设备上返送至传统演播室或者推流至中央电视台新媒体集成发布平台,进行网络新媒体端的直播发布。


推流设备采用RM9010 -HD-SDI编转码服务器,支持8路SDI/HD-SDI输入,可以把演播室一些机位信号及PGM信号直接推流到中央电视台新媒体集成发布平台进行网络直播。其与演播室视音频及同步信号系统通过同轴电缆跳线盘进行对接,通过光纤跳线板连接台内网络层,由此实现了演播室流信号融合制作的轻量化子系统。在安全性上确保融媒体直播切换子系统完全独立,与原有演播室系统形成物理隔离,不影响演播室节目安全生产。在系统的可扩展性方面,预留充足设备接口及扩展设备的机柜空间。


不仅如此,许多广播媒体还继续强化互联网思维,寻求融媒体背景下的深度转型。早在2015年,珠江经济台就曾经策划了“双十一”的“广东广播电商狂欢节”活动,除了传统的广播节目直播外,还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进行短视频和图文的直播,主持人在微信视频直播里与用户进行了实时互动,创造了“电台直播节目+互联网传播+电商”的广播电商新模式。该台尝试利用新的技术和平台从传播领域跨界到消费领域,此举不失为激活广播媒体类微信APP潜能的范例。


在诸多有益尝试外,广播媒体和类微信APP的融合依然存在问题。除了较为普遍的内容同质化、标题党盛行外,也有设计粗放、软广过多、导向偏颇等问题,这些问题并没有伴随着某些广播媒体的精品化而消失。另一方面,微信公众号运行功能单一,各类频道推送个性化不鲜明,缺乏层次性也是常见现象。



广播媒体微信平台想要在原有的基础上走更精细化的道路,广播媒体必须要采取更多元的手段。各大广播媒体微信平台,必须结合自身类型,精准定位,利用各种方式摸清听众喜好,推出专属的节目,提高用户黏性,另一方面还要提高内容质量,有的放矢,提高公众号推送的可读性和丰富性,满足受众需求,最后紧跟技术革新,实现界面友好,才能让广播媒体和类微信APP的融合质量有所提升。


演播室节目的融媒体互动直播在央视多个频道多个栏目中已经得到了广泛、全方位的应用,在传统广电视频系统基础上融入新媒体技术架构和业务应用,为当前媒体融合的发展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解决方案,实现网络端直播和互动结合,切实为节目制作带来全新的体验。


相信在不远的将来随着互联网技术和广电技术的深度融合和综合发展,会在融媒体技术生产层面进行持续不断的完善和技术支撑体系的升级,助力主流媒体融合转型快速发展,以技术驱动业态的转型,切实提高融合媒体传播的引导力与影响力。






Copyright © 丰城计算器学习组@2017